2024年
欢迎访问徐悲鸿画院官方网站 Welcome to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Xu Beihong Painting Academy of China!
聚焦中华
当前位置:首页 > 聚焦中华
箱式火箭炮亮相环台岛军演 比海马斯更强?
发布时间:2023-4-11

1.在“联合利剑”军演中亮相的PHL-191“箱式远火”性能超过了在乌克兰大出风头的美军“海马斯”火箭炮。

2.PHL-191可以对纵深目标进行精确打击,除了正面打击滩头阵地和兵力节点,还可以打破台军的“战力保存”构想,压制台岛东部基地。

3.面对台军防空火力可能造成的阻拦,未来的火箭炮需要发展高超声速和变轨能力,进一步提升射程和突防性能。

根据东部战区消息,4月8日到10日,代号“联合利剑”的东部战区合同战役演习在台湾本岛周边海空进行,演习指令下达后,战区陆军远程箱式火箭炮、岸导突击群、海空联合突击群、火箭军常导火力单元等任务兵力快速向任务区域展开集结,实施行动部署,岸基、海空、网络、电子对抗力量等,也同时动作,在任务区域内同步展开电磁压制、电磁支援行动。

此次演习中,作为陆军集团军属支援火力重要组成部分,解放军新一代箱式远程火箭炮吸引了大家的注意,这些火箭炮能力几何,如何使用,有何发展趋势呢?远箱火VS海马斯 谁是最强火箭炮?作为解放军新一代远程火箭炮的典型代表,PHL-191型远程火箭炮具备自动化程度高,信息化水平好,配用弹种数量多,打击射程和威力强等优势,在整体技战术水平上,远远超过了美军著名的M142“海马斯”式远程火箭炮。

在整体设计上,相比解放军前一代远程火箭炮,PHL-191采用了通用化发射平台,可通过直接吊装储运-发射一体化箱的模式实现多弹共架发射,极大地提高了其战术灵活性和勤务性能;在自动化和信息化性能上,PHL-191型远程火箭炮装备了先进的车载惯导/北斗定位系统,车载数字火控计算机和数据链终端,营级配有射击指挥系统,可使用战术数据链向各单车传递打击诸元,可通过自动化设备实现一键调炮、一键开火,也就是具备“信火一体”炮兵打击能力,这一能力与美军“海马斯”相当。而在关键性的火力系统性能上,PHL-191型远程火箭炮在此次演习中使用了两种不同的储运-发射一体化箱,一种是5管300毫米远程火箭弹,另外一种则是4管370毫米远程火箭弹。

储运-发射一体化箱采用类似于“海马斯”的预装填设计,使用条钢焊接成为桁架结构,结构内包裹有多个发射筒,发射筒内预先装填一枚远程火箭弹,并充氮气保存,可长期保存不需要进行检测。在使用时不需要进行依次装填,从装填车将储运-发射一体化箱吊运到定向器上即可,每个发射车可以吊装两个储运-发射箱,也就是每车可发射10枚300毫米远程火箭弹或8枚370毫米远程火箭弹,单车火力密度相比解放军上一代产品PHL-03A型300毫米远程火箭弹略低,但由于PHL-191单车勤务性能较好,发射准备时间反而比上一代产品更短,提高了全系统反应速度。

从火箭弹的性能上,PHL-191型火箭炮目前可使用全系列的“火龙”远程火箭弹,根据珠海航展公布的信息,“火龙”系列火箭弹目前已发展出了火龙-140型300毫米远程火箭弹,火龙-220和火龙-280型370毫米远程火箭弹三种。他们都可以采用北斗卫星和惯性导航进行简易制导,末段地面精度小于30米,最大射程可以达到130、220和280千米,自用型号射程毫无疑问更远,预计在350千米以上,同样使用预制破片战斗部,杀伤半径大于100米,另外还配有纵火、末敏等特种战斗部。

与PHL-191型远程火箭炮相比,“海马斯”的自动化水平旗鼓相当,但其火力系统差距较大:单车仅配备一个6管227毫米火力单元,或者一枚MGM-140“陆军战术导弹”(ATACMS)。以其配用的M30/31型精确制导火箭(GMLRS)的性能而言,前者内含404枚DPICM型子弹药,后者则使用一个重量为90千克的整体式战斗部,装药量不足40千克,火箭射程仅有80到90千米,只有MGM-140型战术导弹的射程可以达到200千米以上,单枚火箭弹由于口径较小,装药量较低,杀伤效率显然也不如中国外贸的“火龙”系列300毫米、370毫米远程火箭弹。从技战术性能上来讲,此番解放军公开的PHL-191型箱式远程火箭炮系统,堪称世界最强的远程火箭炮没有之一。

远程火箭炮将打击哪些目标?还在进行中的乌克兰危机是“海马斯”表演的舞台,尤其是去年六月到八月间,乌军装备“海马斯”的导弹第19旅趁着俄军疏于纵深防卫、重要目标伪装粗疏大意、战场射频系统管理混乱的机会,使用“海马斯”实施纵深精确打击,打掉了俄军大量的弹药堆积点,一度给俄军的作战造成极大困扰。今年年初,乌军又趁着俄军一支动员兵分队进入战场后,民用射频信号(手机)管理不严,使用“海马斯”远程火箭炮打击屯兵地,给俄军的一个动员兵连造成了巨大伤亡。乌军对“海马斯”的运用效率相对较高,体现出了远程火箭炮在陆军纵深精确打击战术任务中难以替代的地位。

以国产PHL-191型远程火箭炮来讲,真到“地动山摇”之际,它能够承担的纵深精确打击任务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火力毁伤,比如打击台军位于战役纵深的屯兵地(主要是军营),部队待机地域(主要是前出待机区),重要作战支援节点(油库、修械所,军用仓库等),尤其是对于台军预想的、对“滩头歼敌”极其重要的各打击旅的战车/机步分队,这些分队装备的M60A3TTS、以及未来的M1A2T型主战坦克等,必然会成为远程火箭炮的重要打击对象。

此外,台军诸作战区直属的战役炮兵,比如未来要装备的M109A7型155毫米自行火炮,加上台军自己的M142型远程火箭炮,还有未来“海锋旅”装备的各型岸舰导弹。这些炮兵、岸导火力对于解放军第一梯队上陆部队具有非常严重的威胁,在战时必然会通过“炮兵对决”或航空兵遮断的方式,在第一时间对其进行寻歼,而在这些战术任务中,PHL-191型远程火箭炮以其纵深精打能力,可在很大程度上承担“狙击枪”的作用,对台军的这些高价值远程打击兵器实施点穴式歼灭。

第二方面是火力压制,战时需要进行持续压制的台军目标数量极多,比如对于本岛作战能力、接收外援能力有重要影响的机场和码头。按照台军本岛防御战役想定,战时台空军部分兵力应回撤到台湾本岛东部的花莲佳山、台东志航两个空军基地实施“战力保存”,并由第三作战区的宜兰第153步兵旅炸毁雪山隧道,阻滞解放军向台东发展进攻。

花莲佳山、台东志航两个空军基地分别建设有大规模的地下化设施,可以大量接收外援,甚至确保战机从洞库内直接起飞。因此,对于这两个基地的持续精打火力压制就很重要了,如果使用战术导弹实施压制,那么基本上每天都要打上一轮,对于时敏目标还要及时补打,作战性价比较低,而如果使用航空兵进行压制,任务更为复杂,且压制难度比较高,反而是PHL-191型远程火箭炮这种装备,相比火箭军的常导更加便宜,相比空军航空兵的作战值班时间更长,整体作战性价比更高,且火箭弹的射程和着弹角等,足以压制这些机场,所以未来压制台湾本岛的机场,也得有赖于PHL-191。

远程火箭炮如何发现目标?众所周知,作为一款炮兵装备,“打出去”只是一方面,在“打出去”前如何找到目标才是更为关键的问题,这就牵涉到远程火箭炮的战场态势感知和目标指示工作了。以乌克兰战场的情况看,“海马斯”的目标指示一部分是靠北约侦察卫星提供的战场照片,另一部分则是靠乌军自己装备的无人机提供实时目标指示。

前者形成火力链条时间较长,不具备打时敏目标的能力,打固定目标则受目标伪装和情报判读影响较大,后者形成火力链条时间短,但乌军装备的侦察无人机性能较差,各种小型无人机只能在纵深30到40千米活动,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海马斯”的实际使用射程。以PHL-191动辄300千米以上的巨大射程,这种小型无人机显然不足指示目标。

当然,办法总归还是有的,一是装备性能更好的无人机。今年年初,央视的《军事报道》首次披露了东部战区陆军某无人机旅的存在。从公开信息看,该无人机旅已装备了航天科技彩虹无人机公司的彩虹-4型无人机,该型无人机在使用经济航速时,最大续航时间大于24小时,最大航程大于5000千米,用来为PHL-191型远程火箭炮指示目标完全够用。

但是彩虹-4这种无人机在台军的防空系统面前,生存能力还是低了一点,所以PHL-191的目标获取效率最高的方式,还是要打通军种间的信息链条。比如使用空军的战术侦察机,大型战略无人机等为其指示目标,尤其是打击台军的M142“海马斯”火箭炮。以俄军的战例,普通使用光学/红外通道的无人机,对付经过伪装的“海马斯”火箭炮局限性较大,战场监视能力有所不足,必须使用装备合成孔径雷达的大型战场监视飞机或无人机才能发现目标,这就更要求PHL-191型远程火箭炮必须与空军实现高度协同,最好做到“信火一体”,由空军航空兵火力侦察单元为陆军的远程火箭炮部队进行态势感知和目标捕捉。

未来的远程火箭炮还会有哪些发展?总体来说,PHL-191是解放军迄今为止装备的性能最先进的远程火箭炮,但无论是从装备上,还是从编制上都有相当大的改进余地。以乌克兰冲突的战场经验来看,在面对有完善防空系统的对手时,远程火箭炮的火箭弹其实还是相对比较好拦截的。从俄军的战例看,俄军使用中程防空的“山毛榉-M1”、近程防空的“道尔-M1”,甚至末段防空的“铠甲-S1”等等,都有成功拦截“海马斯”火箭弹的记录,整体拦截率较高。

究其原因,火箭弹飞行路线比较呆板,不具备机动变轨能力,雷达反射面积比较大是关键因素。在台军装备有大量“天弓”、“爱国者”系列防空导弹,战时还可能得到诸如NASAMS防空系统支援的情况下,要拦截PHL-191远程火箭炮并不是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因此,即使是为了反制台军的防空系统,PHL-191在未来也有必要装备性能更好的远程火箭弹。以美军而言,美军目前用于代替ATACMS的PrSM研制已经接近结束,相比ATACMS,PrSM具备部分高超音速和机动变轨能力,未来改进型甚至要安装冲压发动机,具备增程和机动飞行能力。

而中国北方工业在珠海航展上展出、用于外贸的750毫米战术导弹“火龙-480”根据公开消息,也具备一定的机动变轨能力,相比现有的“火龙”系列精打火箭弹,威力更强,射程更远,相应的突破台军防空系统的能力也就更强,在未来有必要装备部队。

同时,考虑到需要毁伤歼灭的台军点目标,可能还有大量的滩岸碉堡等强固目标,以现有的“火龙”系列火箭弹对强固目标的侵彻能力较差,在未来有必要推出使用新型侵彻战斗部的精确打击火箭弹,以满足“打碉堡”的战术需求。

在部队编制上,美俄两军都已经推出了类似的远程打击旅编制,且配备的主战装备打击距离正在越来越远。比如俄军诸兵种合成集团军的战术导弹旅,主战装备就是9M723“伊斯坎德尔”战术导弹,后续甚至还配备了9M729“伊斯坎德尔-K”型巡航导弹,集团军火力覆盖距离提高到了1500千米以上。

美军的情况则更为明显一些,作为美军多域战主要火力打击端的MDTF(多域战特遣队),其三层火力打击范围,已经分别覆盖了300英里(PrSM)、1000英里(MRC)、1500英里(LRHW)的距离。可以发现,相比原有编制,陆军战区、集团军级的支援火力,打击距离越来越远、打击精度越来越高、信火一体程度越来越强是必然趋势,而这在未来也必然成为解放军PHL-191型远程火箭炮的努力方向。不仅要压制台湾本岛上的战术目标,还要把目光往更长远放,压制第一岛链上的强敌。目前很强,未来更强,在“地动山摇”之时担当重任,这就是中国陆军的新一代打击重锤。

关于我们 | 诚邀合作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商务服务 | 友情链接 | 收藏本站

       版权所有:中國徐悲鴻畫院 專用郵箱:qwa988@126.com      

 國际網址:www.xu-beihong.com 京ICP备14052559号

总访问量:3988732